在雄獅臺大人文空間的對談,桌上擺滿了兩人10年來的日本軌跡。© 林志潭

在雄獅臺大人文空間的對談,桌上擺滿了兩人10年來的日本軌跡。© 林志潭

看完一半的《秋刀魚》之後,讀者們都曉得,這是一本介紹日本文化的雜誌,但,即便有這麼龐大數量的臺灣旅客到日本旅遊,到底是甚麼原因讓這些人有了動機想要買下機票立即出發?如果再追根溯源,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為何您我會不經意地每天關注自己喜歡的日本訊息?讓我們回到最初的原點,想想最一開始,自己是如何踏上「日本之路」的,這條路,也許不是一條實體的路,您也不一定要實際的踏上日本的土地,而是,因為某本書、某本雜誌、某個攝影作品、某部日劇、某座神社⋯⋯,打開了通往日本的大門。

對於喜歡日本文化的朋友,一定對工頭堅和林凱洛不陌生,8月初,他們在 Facebook 上開了一個新的粉絲頁「日本之路」,提到了兩個人為何會相識的原因,也讓《秋刀魚》好奇,這兩位走遍日本各地的旅遊專業人士,最初到底是如何踏上日本這條道路,並且持續到現在,還一直在這條路上沒有停歇?

 讓林凱洛和工頭堅兩人相識的攝影書《日本之路》。© 林志潭

讓林凱洛和工頭堅兩人相識的攝影書《日本之路》。© 林志潭

秋刀魚:受日本文化影響甚深的臺灣,不管是雜貨店的餅乾糖果、書店裡頭的漫畫、電視上播的日劇⋯⋯,許多人從小便開始無意識地接觸來自這個國家的種種事物,那麼兩位最早開始有印象與日本產生連結關係的起源,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

久保田利〈LA·LA·LA LOVE SONG〉。

林凱洛:最早有記憶的話,應該是在很小的時候,臺灣盜版環境還很猖獗的年代,爸爸珍藏了薄薄的《天才小釣手》和《好小子》系列,這兩套漫畫陪伴我度過了漫長的童年時光,我們家也會去出租店借BETA和VHS的日劇回來看,雖然不曉得為甚麼?但小時候我非常喜歡演員田村正和,對渡哲也出演的日劇《西部警察》也留下深刻印象。

同時自己很喜歡聽音樂,從學生時期參加合唱團與樂隊、大學開始聽古典和爵士,當時同學們都在瘋迷木村拓哉和山口智子主演的日劇《長假》,因而也開始聽起由久保田利伸唱的主題曲〈LA・LA・LA LOVE SONG〉,後來進入唱片公司擔任行銷企劃、平時經營部落客寫文字紀錄,因為一次採訪的契機,讓我在日本旅行的這10年過程中,立下了一個里程碑,出版了第一本書籍《小島旅行》,從單純喜歡看藝術開始,了解設計、拍照紀錄、以及接觸當代藝術,誘使我對瀬戸内海的小島群中的種種大師作品產生好奇,同時促成這本藝術旅遊書籍的誕生。

《科学忍者隊ガッチャマン》主題曲。

工頭堅:我出生於1966年的宜蘭,現在許多人對我的認知是一位旅遊達人,同時也對日本觀光與文化有點熟悉,但會變成這樣子的原因,必須聊起我小時候的成長環境,我的童年和絕大多數的臺灣小孩不太一樣,當時阿公和爸爸從宜蘭鄉下跑到臺北,在中山北路上開了一間類似民宿的Guesthouse,現在看來可能很普通,不過在當時是一件非常奇怪而且先進的行業,早期提供空間給越戰時期駐紮在臺北的美軍顧問團,裡頭穿梭講著英文的黑人、白人,播著ICRT前身的美軍電臺音樂,直到美軍離開之後,Guesthouse便轉型接待日本觀光客,爸爸開始學習日文、擔任日本旅客的導遊,當客人來到家裡聚餐時,還會播放著用日文唱的臺灣民謠〈雨夜花〉,升上小學二年級時,和同班的日本同學成為好朋友,常常跑去他家看日本原文漫畫和卡通,尤其是鹹蛋超人,到現在每一集的主題曲我都還會唱,可見印象有多麼深刻。

一直到即將升上國中三年級,在當時快成為役男的學生,出國限制非常嚴格的年代,我爸就趕緊帶著我去了一趟首度的海外日本之旅,1981年當臺灣才正要經濟起飛的年代,我到了日本看見地下鐵、新幹線、東京鐵塔、太陽城⋯⋯,就像是從中古世紀來到現代大都會,那一次旅行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文化衝擊,這是現代臺灣年輕人可能無法感受到的,畢竟現在網路資訊發達、電視也有日本節目、日文書籍雜誌都非常普遍,但是那個時候的臺灣,基本上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取得這麼豐富的日本資訊,即使有也都只是盜版翻成中文,同時再加上八〇年代的日本,不管是初代鋼彈、超時空要塞、銀河鐵道、還是許多流行音樂,松田聖子、中森明菜,差不多都是在那個時候開始的,是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讓人看得目不暇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