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撰文—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攝影—蔡昀儒

TYJ_6223.jpg

日本搞笑組合水果雞尾酒中的村上健志曾這麼形容渡邊直美:「會走路的拉斯維加斯。」

臺日混血的渡邊直美小時候因看了搞笑藝人「可樂餅」模仿表演心生嚮往,從默默無名到成為「渡邊直美」之前,她在競爭激烈的日本綜藝圈大落大起;07年出道時正是青春的20歲,一連組了兩個搞笑組合都因發展不順遂而被迫解散,總算於2008年因模仿碧昂絲舞蹈爆紅,被稱之為「和製碧昂絲」,甚至成為當紅帶狀節目「笑っていいとも(笑笑又何妨)」的助理主持人;模仿表演部分也沒閒著,在搞笑表演節目「エンタの神様(娛樂之神)」中模仿倖田來未、絢香等歌手,歌聲頗像之餘,把他們一些習慣性動作誇張化之後頗受好評、蔚為話題!

TYJ_6109.jpg

綜藝之路看似平步青雲的同時,2014年在長壽帶狀節目「笑っていいとも」結束後,從出道以來一直學習的對象也會有消失的一天,心中浮現一些對未來的不確定,希望能再精進未來可能會需要的技能,於是到紐約留學進修語言,也到碧昂絲專屬舞者開設的舞蹈教室學習肢體表演。搞笑組合「叢林口袋」的太田博久曾這樣形容渡邊直美:「她是一個很容易擔心的人,即便是錄影效果很好也會打電話來跟我說好像自己不夠好。這種不會輕易滿足的心態,就是讓她站上綜藝界頂點的原動力吧。」也許就是這種心態才能讓渡邊直美不管是否會因此而遠離日本藝能界,也能抱著覺悟毅然決然停下手中所有節目通告奔向未來那個更好的自己。

留學期間對INSTAGRAM產生興趣,也希望藉此讓更多人認識她,沒想到三年後的今天居然成為日本國內追蹤人數第一、具有將近700萬粉絲追蹤的IG女王,我想應該是當初她開設帳號時完全沒想到的事情!她經營官方IG的方式獨樹一格,除了有一般妝髮完整的官方宣傳照或海報之外,也會有極度私人的影片或與藝人朋友一起吃飯的照片,甚至有時也會以完全素顏的樣子出現,或是超級醜的大鬼臉。照片旁大量的 #hashtag 文字彷彿偷偷洩漏照片背後的故事玄機,一邊讀著文字一邊看著照片彷彿更能融入情境,舞臺上下的直美現場同樣吸引粉絲關注。「對我而言很多事情都需要每天努力練習,不管是經營IG或是做鬼臉。任何時間我都可以練習做鬼臉喔,像是在計程車司機看不見的背後拼命練習之類。(笑)」直美透露,小時候就喜歡做鬼臉,現在這麼會做鬼臉應該是以前一直在訓練臉部肌肉的效果。「不要覺得害羞是最重要的關鍵!一旦覺得羞恥這個表演就結束了。」採訪進行時,我臨時CUE她幾個最拿手的鬼臉,她幾乎是零秒膝反射般立刻給我許多有趣表情,現場的相機喀嚓聲此起彼落,讓人讚嘆。

訪談中講到激動處,率真的渡邊直美直接表現出鬼臉的模樣,堪稱是最敢做自己的日本女星。

訪談中講到激動處,率真的渡邊直美直接表現出鬼臉的模樣,堪稱是最敢做自己的日本女星。

身為棉花糖女孩專屬的大尺寸時尚品牌PUNYUS的時尚製作人,該品牌的型錄設計是她與目前在日本火紅的設計師吉田YUNI合作的濫觴。吉田YUNI 師承已逝鬼才設計師野田凪 門下,帶有一點奇幻、一點怪異的超現實風格為日本平面設計注入一股有別以往的新鮮活力,但有趣的是這些看似用軟體合成出來的效果其實絕大多數都是由吉田YUNI 提出構想,再與團隊合作所有細節「實際拍攝」,也因此作品好壞多半都得以現場攝影決勝負。渡邊直美與吉田YUNI初次合作是一張讓直美化身成冰淇淋的視覺,後來更拍攝了許多像是讓直美變成漢堡、或是烤肉串等視覺的服裝海報,每個作品都讓人驚艷。直美說吉田YUNI私底下是個看起來很柔弱的女孩,不過一旦進入設計作品的狀態,全身就會充滿幹勁一般很有力量,於是腦海中自然也會有「我也得拿出可以跟她匹敵的表演能量才行。」的想法。在現場進行拍攝時,吉田YUNI不會給太多指示,只會簡單地說一下作品想要呈現的感覺,而直美會去想像吉田YUNI腦中的世界觀,再去回應出更多有趣的動作。雖然與其他藝術總監也合作過,但看著吉田YUNI如此嫻熟地將自己的體型運用自如,「決定要辦自己的展覽的時候,第一個就想到要請吉田YUNI來當我展覽的藝術總監。」直美興奮地說。

展場以渡邊直美的房間為靈感,這間是特別為了臺灣展所設置的「檳榔攤」,惡搞的設計逗的粉絲哈哈大笑。

展場以渡邊直美的房間為靈感,這間是特別為了臺灣展所設置的「檳榔攤」,惡搞的設計逗的粉絲哈哈大笑。

為紀念出道10週年,2016年由吉田YUNI擔任藝術總監,渡邊直美舉辦了自己的個展。「渡辺直美展 Naomi`s Party」,初期在LAFORET原宿舉辦8天展覽,期間竟擠進2萬人參觀,後來展開日本全國巡迴,累積下12萬人次佳績。對於將搞笑結合藝術展出,直美其實有一些對於創作上的企圖心。「不是像一般創作者的展覽展出自己的作品,而是將我自身變成作品的一部份,創造出一種新的藝人展覽模式。」吉田興業因為底下擁有數百位藝人,不太能將資源平均分配,要如何得到公司最多的資源,必須要靠藝人自己的努力,因此在討論這個展覽的時候,雖然有很多公司員工陪同開會,「基本上展覽的架構與設計都是我跟吉田YUNI一起討論出來的。我丟一些初步想法給她,她會畫出具體的設計草圖問我這樣如何,一點一滴地摸索出展覽的狀態。」直美笑說,雖然很辛苦,但自由度也很高,只要有想法,就可以努力去嘗試看看。

同年底所舉辦的世界巡迴演唱會也是類似的狀況。在沒什麼資源的情況下,演唱會整體幾乎都是自己與經紀人一起構思設計內容,結果千張門票在臺灣秒殺,成功地為自己在吉本興業的搞笑世界裡佔下一席之地,也獲得世界市場的肯定。挾著這股浩大聲勢,展覽首度來到臺北展出,也邀請臺灣插畫家H.H先生共襄盛舉,一同構思臺灣場次限定內容。「可以來故鄉臺灣展出我真的非常、非常開心!真的很謝謝大家的幫忙!」直美直視著我的雙眼講出這番感謝言語,我也被她眼中不自覺流露出來的真誠打動,臺日混血的她從小在兩地奔波,想是更能體會到那股在異地打拼的辛勞。

渾身是戲的渡邊直美在個人臺灣首展上展現最真實的一面。

渾身是戲的渡邊直美在個人臺灣首展上展現最真實的一面。

小時候曾住在新北市的板橋一段時間,但因為在日本受教育的關係不太會說中文,都是靠觀察對方表情與簡單的中文與親戚朋友互動。期間很喜歡板橋附近的夜市,經常被表哥帶去吃滷肉飯。「我真的超愛吃那家滷肉飯,連續兩個禮拜早餐都吃,吃到快吐了。」直美提到喜愛的食物時不禁大笑,「還有我也會買夜市經常使用的紅白塑膠袋回日本使用,那個很好用。」而直美最常買給日本朋友的臺灣土產,竟是「藍白拖」!「那個不是有很多顏色嗎?我都拿來當陽臺的拖鞋,有時也會穿出門,朋友都會問我那個拖鞋好可愛哪裡買?後來就會買來送朋友。」看來藍白拖在國民外交上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禮物選項。

相較於臺灣人很愛到日本買藥妝回臺灣使用,曾擔任臺灣觀光大使的直美則是力推臺灣製造的牙刷,「我每次都會買大量的牙刷回日本使用。」但日本不是有更多品牌與選擇嗎?「因為...」直美頓了一下,隨即邊笑邊說:「你也知道我比較大隻嘛,牙齒也比較大顆......,臺灣牙刷的刷頭都超大(笑),很好用!」幾乎是笑到要岔氣般,也逗得採訪現場臺日雙方人員不亦樂乎。渡邊直美不僅在舞臺上有搞笑魅力,不管何時何地只要有人們在的地方,她就會充分發揮搞笑魅力,讓現場充滿歡樂的笑聲。

即使是目前當紅的女藝人,渡邊直美的親和力就像她的外表一般,讓人忍不住想多貼近一點。

即使是目前當紅的女藝人,渡邊直美的親和力就像她的外表一般,讓人忍不住想多貼近一點。

對我而言,或許渡邊直美的成功有著機運成分的偶然,但所有的偶然其實都是必然,看似隨性的表演或反應代表著背後有更多小時數的不斷練習與縝密思考,才能累積出台上那份能隨時即興的餘裕。欣賞過渡邊直美華麗時尚的舞臺表現、也經歷了歡聲不斷的工作現場,雖然僅是與她一起工作了短短時間,再看一次村上健志所謂渡邊直美是「會走路的拉斯維加斯」文字,雖然我沒去過真實的拉斯維加斯,竟也覺得與腦中印象十分吻合,或許這便是渡邊直美風靡世界的獨特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