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羅健宏、翻譯-翻譯自身、圖片—Osamu Yokonami、SNAPPP、新光三越文教基金會提供

經常替時裝雜誌《Ginza》、《Milk》及《裝苑》拍攝,在廣告界也相當活躍的攝影師横浪修,以其清新的攝影風格和逗趣的畫面,深受日本大眾的喜愛。近30年的工作生涯,拍攝大量人像作品,不管面對的是明星、模特兒還是素人,總能捕捉到對方最放鬆且純粹的一面。趁著來臺展覽分享自己的攝影哲學,他表示自己總在嘗試新的創作方法,訣竅是「試試看可能被雜誌編輯打槍的東西!」本人如同作品,散發著幽默的氣息。

©qdymag

就算是打槍也要試試看的心情,不止推進横浪修工作上的拍攝自由,更啟發他無數個人創作。2009年,他出版攝影集《100Children》,紀錄100位3歲半至5歲的幼稚園兒童。照片裡的小孩穿著白襯衫與藍色吊帶裙,肩上夾著一顆水果,看起來有點奇妙的設定,是横浪修在普吉島工作時得到的靈感,「那時兒童雜誌編輯給我1、2頁的版面,讓我自由發揮。」為了讓畫面更有異國氛圍,橫浪修加入當地水果在兒童肖像中,卻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更成為他拍攝創作中的經典代表之一。

横浪修形容,原本單純站在攝影機前可愛的小朋友被要求要看鏡頭、直直地站著,肩上夾著水果等指令時,「臉上會出現全然不同的表情。」也許是露出充滿好奇的眼神、或是因為緊張而用力地抿住嘴唇,「因為是下意識流露出來的模樣,更能貼近照片中兒童們最真實的性格。」回到日本以後,横浪修用2年半的時間完成了100人的拍攝,想用更大尺度呈現的他,又花了5年左右的時間,完成了《1000Children》的系列創作。

自言身為日本人,因此想盡可能拍攝與這塊土地相關的人事物。横浪修除了持續紀錄兒童,也在日常生活尋找創作素材。「穿著制服的學生在日本街頭很常見。」他觀察,學生就像夾著水果的兒童,擁有各種樣貌和性格。不過,若是將鏡頭拉遠,穿著制服走在路上的學生們則變成一個整體。帶有實驗的性質,把學生帶離熟悉的都會場景,來到北海道、沖繩、富士山的自然,拍攝《Assembly》系列作品,橫浪修正是希望在不同的環境下,展現集體的力量。

然而,「每次拍完就被這些女學生討厭。」横浪修自嘲,為了拍出理想畫面,會不斷要求對方重新動作,他訕訕地笑說,自己拼命地專注在按下相機快門,捕捉決定性的瞬間,拍到後來每個人都累到不想跟他說話。像是觸動開關般,横浪修分享許多工作現場的趣事,好比要求素顏拍攝,結果女高中生清一色戴著口罩現身;原本不認識的學生,在短時間內迅速組成小團體,並出現所有人的主導者。不僅捕捉人最純粹的表情和集體特徵,横浪修在做的一切,宛如人類學式的影像考察。

因為憧憬日劇《池中玄太80キロ》男主角為報社拍照,能去各地出外景,決定踏入攝影這條路。横浪修沒有選擇紀實攝影,而是持續在商業影像和個人作品中呈現真實。30年的工作經歷,他謙虛地認為自己能拍到被攝者自然、柔和的一面,是因為對攝影的喜愛。而這股熱忱化為源源不絕的出版能量,去年一口氣推出了《初恋》、《名残》、《MIZUGI》3部攝影集,今年也更接受臺灣的邀請,擔任SKM PHOTO的評審,並以「療癒影像」為主題來臺參展。

臺灣個展除了集結《1000Children》、《Assembly》、《MIZUGI》等往年代表作品外,即將發行的新作《PRIMAL》也在現場公開。策展前習慣做模型,確認動線和陳列效果,橫浪修這回在末尾更規劃臺灣粉絲熟悉的蒼井優攝影作品,和自由度較高的商業拍攝,強烈吸引著觀賞者的目光。而這回横浪修在臺灣擔任攝影評審,除了驚艷參賽作品的質與量,更表示,「持續拍攝非常重要!」他認真地說,「拍完記得要發表。」横浪修將鏡頭下看見被攝者最純真的面貌,透過不間斷的創作與大量發表,創造出攝影與觀看者間最細膩的感動。


2019新光三越國際攝影聯展系列活動

新光三越台北信義店 A9 9F 2019/4/3-2019/4/22
新光三越 台中中港店10F 2019/05.16-2019/6/3
新光三越高雄左營店10F 2019/6/6-2019/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