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放地切著沾版上的馬鈴薯,手指輕盈的在原味優格自由灑上鮮紅的草莓,隨性的篩著現磨咖啡粉,沖泡出每天都不同濃淡滋味的黑咖啡,再替自己倒上一杯富有濃厚麥香底蘊的精釀啤酒,爽快的料理過程,在食物設計師陳小曼的生活裡,就像是每天都要上演的食物party,在他手裡、口裡,以及心裡的食物,都帶有一股慵懶的放鬆感,待在一生最重要的堡壘之中,廚房裡的陳小曼,越做自己,他的料理就越有爆發力。

「窗光是廚房最重要的靈魂。」不是餐具或器皿,反倒是伴隨著料理過程中的時光。實踐建築畢業的陳小曼,放下平面圖走入食物的世界,大學至今使用過10餘個廚房,從工作室、住家,甚至是旅行途中的烹煮,人們會記錄著自己住過的公寓、去過的國家,陳小曼則是用廚房的數量記憶自己與每個食材間的關係,「料理時會經歷時間的變化,或許為了晚餐而從傍晚開始準備,窗外顏色變化由亮轉黑,在廚房中消磨的時光,是時間的推移、更是重要的回憶。」陳小曼在料理步驟上略顯自在狂放,但在料理過程中卻如此微醺浪漫。

料理的過程就像是一場秀,一手煎東西、一手燉湯,同時還能煮杯咖啡,一個轉身在抓起點綴用的莓果放入口中,看著左右開弓的陳小曼煮飯,畫面跟經過配色的食材一樣好看。「為了要滿足雙手皆能使用的實用性,我特別喜愛柳宗理的片手鍋。」被稱為「繼刀之餘、其次重要」的鍋具,陳小曼將有兩個口的片手鍋鍋蓋反180度轉開,計算過、非正中間的偏角開口讓瀝水的動作更顯優雅,「我不相信一個物品能做好兩件事,有足夠的基礎和技術,加上設計的巧思,就能像柳宗理的鍋子,只是單純將鍋子做到淋漓盡致。」陳小曼打趣的笑說,比起當前正紅的水蒸爐,「我反而相信單一功能。」或許就是柳宗理對工藝堅持的設計細節,在不同時空環境下,都能遇見真正懂得使用並以此料理的人,透過陳小曼的臺式創意料理或經典西式餐點的爐火烹煮,比起加冕為「日本最具設計性的鍋具」這華麗稱號,作為一個鍋子更希望被使用者用心做出一道美味的食物吧。

 搭配松德硝子只有5公釐薄度的啤酒杯,沁涼地穿透KIRIN一番搾綿密的白色泡沫,玻璃的成份比較密的外壁能完整保存啤酒風味

搭配松德硝子只有5公釐薄度的啤酒杯,沁涼地穿透KIRIN一番搾綿密的白色泡沫,玻璃的成份比較密的外壁能完整保存啤酒風味

 使用HAY Shane Schneck開瓶器,極簡外觀正好呼應KIRIN一番搾的俐落瓶身。

使用HAY Shane Schneck開瓶器,極簡外觀正好呼應KIRIN一番搾的俐落瓶身。

對食物痴狂的熱愛,讓陳小曼在成立「慢食堂」多年後放下手邊工作,前往義大利米蘭研讀食物設計,「我一直認為食物跟建築是有共同性。」於是拿到歐洲門票的他決定去找出如何訴說這兩者間的設計關連,米蘭的自由奔放,讓他更明白抽象的食物美學不只是設計或擺盤,更多是傳遞一個時代的綜合觀點。在走遍世界涉獵各地獨到味覺後,陳小曼在歐洲的偶發鄉愁,不是靠中國城的「盜版」臺灣菜解悶,反而是道地日本人在當地開立的日式料理店,「比起品質不一的清酒,滋味永遠不變的KIRIN一番搾啤酒,每口都能讓我一秒回到亞洲的熟悉感。」陳小曼笑說,搭配日式炸雞的啤酒,是記憶中最貼近家的地方。配著毛豆、炸物,「尤其是京都人在巴塞隆納煮出日式咖哩拉麵,和KIRIN一番搾一起下肚,真的是歐洲裡最美味的救贖。」

 專為GRAND KIRIN精釀啤酒設計的廣口瓶,圓潤細緻、輕量設計曾榮獲2012年GOOD DESIGN獎賞。搭配日本設計大師水野學的經典玻璃杯「The glass」,完美詮釋職人啤酒與玻璃工藝的風範。

專為GRAND KIRIN精釀啤酒設計的廣口瓶,圓潤細緻、輕量設計曾榮獲2012年GOOD DESIGN獎賞。搭配日本設計大師水野學的經典玻璃杯「The glass」,完美詮釋職人啤酒與玻璃工藝的風範。

喜歡食物層次性風味,只選用麥芽、酒花、酵母和水四種原料,不添加任何人工添加劑發酵而成的GRAND KIRIN 精釀啤酒,麥芽含量讓味道偏重,還喝得出日產啤酒花的餘韻,正巧配上莓果類的口感,細膩中又帶有一點麥香的粗礦,「再配上含有酵母的麵包就更絕配。」總是愛在既有飲食習慣裡找到更有趣的組合,彷彿世界千百種食物在陳小曼手裡,都能用更新穎的味道在口裡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