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的臺南府城,透過一條正興街,與一本「視野最窄」的街道雜誌,將屬於街上的大小事透過紙本放送全臺,甚至走向世界。這些看似簡單的人們,穿梭在你我身邊,可能是你鄉下的阿嬤、樓下水果攤的老闆,或是巷口檳榔店的老闆,其實他們身懷絕技,各個深藏不露。在話夾子從未停止的街區裡,隱藏著最國際化的語言,那就是臺式日語,這裡的長輩們懂得比你多,是因為歲月在他們身上累積成為智慧,沒有教科書,只能用耐心陪伴才能練就最道地、最輪轉,關於臺語夾帶日文的嘴上功夫。

在母語面前,我們都還只是個孩子,藉由正興街上「明星」們,親口傳授來自街頭的實用會話集。下回走訪正興街或是遇見日本友人,別忘了落上幾句正港臺式日語!


走!跟阿嬤買黑輪吃

今年92歲的86阿嬤(因為住在86號)在大時代下學會日語,擅長與來臺南的日本人介紹哪裡好吃。

今年92歲的86阿嬤(因為住在86號)在大時代下學會日語,擅長與來臺南的日本人介紹哪裡好吃。

日文「おでん(oden)」衍生為臺式日語「黑輪(o-lien)」。

日文「おでん(oden)」衍生為臺式日語「黑輪(o-lien)」。

  採訪過程中,86阿嬤一直不斷提醒我們吃黑輪,要「趁熱吃才『おいしい』(美味)」。

 

採訪過程中,86阿嬤一直不斷提醒我們吃黑輪,要「趁熱吃才『おいしい』(美味)」。


小辣椒的演歌日常

採訪的一開始,小辣椒阿嬤一直說「今天天氣很熱,我『頭が痛い』(頭很痛)。」

採訪的一開始,小辣椒阿嬤一直說「今天天氣很熱,我『頭が痛い』(頭很痛)。」

小辣椒阿嬤擁有超過5本以上親手抄的「歌詞本」,喜歡唱歌,有時還會被先生罵:「やかましい」(吵死人)。

小辣椒阿嬤擁有超過5本以上親手抄的「歌詞本」,喜歡唱歌,有時還會被先生罵:「やかましい」(吵死人)。

很珍貴的歌詞本,小辣椒阿嬤說借了一定要還。

很珍貴的歌詞本,小辣椒阿嬤說借了一定要還。


每天裝厚水水的米店阿嬤

米店阿嬤平常也會唱演歌,手裡拿著的是演歌歌詞本。

米店阿嬤平常也會唱演歌,手裡拿著的是演歌歌詞本。

穿梭大街小巷中的米店阿嬤很不好意思地看著鏡頭說:「我走路不好看啦。」

穿梭大街小巷中的米店阿嬤很不好意思地看著鏡頭說:「我走路不好看啦。」

一個禮拜走去洗頭店裡「頭を洗う」2、3次,晚上要跟朋友聚餐所以今天特別來『SEDO』。

一個禮拜走去洗頭店裡「頭を洗う」2、3次,晚上要跟朋友聚餐所以今天特別來『SEDO』。


臺南地下觀光大使的日文秘笈本

前來「抬槓」的日本人送上的「お土産」,吃完後還是會把空盒子留下來好好地擺在架上。

前來「抬槓」的日本人送上的「お土産」,吃完後還是會把空盒子留下來好好地擺在架上。

由日本作家一青妙取自檳榔攤上的「圈圈楊」圖案。圈圈在日文發音為「まる(maru)」,中文聽起來正好和路邊的「馬路」相似。(袖口是一青妙的簽名)

由日本作家一青妙取自檳榔攤上的「圈圈楊」圖案。圈圈在日文發音為「まる(maru)」,中文聽起來正好和路邊的「馬路」相似。(袖口是一青妙的簽名)

儼然成為臺南地下觀光大使的馬路楊大哥,就算和日本官員見面也是穿著白色汗衫、藍白拖,臺味十足。(圖為收到的「お土産」)

儼然成為臺南地下觀光大使的馬路楊大哥,就算和日本官員見面也是穿著白色汗衫、藍白拖,臺味十足。(圖為收到的「お土産」)


採訪特別協力—正興街上的厝邊頭尾 及 彩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