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Mimy詹雅婷、圖片-ONFOTO提供

©ONFOTO

踏進女演員林予晞首度舉辦的個人攝影展「時區檔案」,觀展路徑上以「時鐘」和「電線杆」的照片作為指引,像種曖昧的提醒,壓低嗓音說著:「嘿,你正前往一個與此刻此地迥然不同的時空境地。」迎面而來的是,兩個樓層以不同形式陳列和展示的上千張私人攝影作品,揭示她在世界各地、不同時區裡用鏡頭所抒寫的浪漫紀事。

此次展覽分為「夢的原型」、「尼泊爾」、「停格」和「溫德斯的小津」4主題。「夢的原型」和「溫德斯的小津」皆是林予晞在日本所拍攝的作品,在她心中,日本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存在。「日本的文化基底其實是很寧靜悠遠的,剛好跟這幾年偏向『禪意』的心境相呼應。」而該地的氛圍,讓她得以於創作中進行更深的自我對話。尤其在成為演員後,假期通常較短,很難進行跨洲旅行,日本便成為近年旅行的首選。

被問及對日本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呢?「你聽過下雪的聲音嗎?」林予晞眼中閃閃發亮。去年12月前往日本東北時正下大雪。深夜泡完溫泉後,帶著蒸騰熱氣走回房間。忽然,聽見極其細微地「嗒、嗒、嗒」,才發現是綿綿細雪輕敲地面,至今想起仍令她感到興奮。

因為寧靜,才聽得到雪的跫音、因為冷冽,才能在踏入有暖氣的室內時,感受足以融化凍僵手腳的溫熱,從心底吐出一句:「しあわせ!」成就日本在她心底的特殊地位。習慣以旅人之姿進行攝影創作的她,習慣先設定一處必訪「勝地」,靈感通常來自某個極度渴望捕捉到的畫面。曾在明信片上看到一片迷人銀白世界,老舊的火車停在軌道上,不遠處即是整片遼闊的針葉林,抱持著「好想要拍下這個畫面喔!」的心情,預先做了功課,如此開啟了以會津若松為目的地的旅行。

在會津若松所拍攝的雪景,收錄在「夢的原型」裡,大雪幾乎覆蓋了一切,彷彿遊走在意識邊緣,真實與虛幻之間沒有區別。好奇地問,當初是否有堅持要拍到設想的畫面嗎?她搖搖頭灑脫地說,只要人到就好,拍不拍得到是看緣分,「攝影是我的香格里拉,不能摻雜任何一丁點的勉強。」強調攝影必須是私密、單純、浪漫的自然舉動,絕不「為拍而拍」,總是看天吃飯,現場有什麼就拍什麼,習慣以保有環境的有機性為前提,盡可能用最低干擾的方式進入現場,在沒有人發現的狀況下完成攝影。

展覽開幕記者會,因攝影結緣的好友溫貞菱前來捧場

展覽開幕記者會,因攝影結緣的好友溫貞菱前來捧場

曾遠赴美國當留學生的林予晞,為抵擋獨處異鄉的寂寞,買下第一台HOLGA 120底片機,從此愛上傳統攝影,但由於學生口袋不深,底片又太燒錢,一度改以數位相機和手機拍照;然而對於類比時代的執著與迷戀,始終埋藏在心,「就像你捨不得把高中朋友寫的小紙條輕易扔掉,不論搬了幾次家,那些底片仍舊一路跟著我。」她認為,傳統攝影的魅力就在於,從選相機、搭鏡頭、底片品牌、沖洗方式、溫度控制和藥水種類,都可以有不同的選擇,這些差異因此攝影作品的獨特視角和風格。

去年底,她開始接觸黑白沖洗技術,再次經歷到親自手沖相片的神奇魅力,一年沖洗了46捲底片,並在暗房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小津安二郎!展覽中以「溫德斯的小津」為名的攝影作品,即是她向喜愛的導演溫德斯致敬的創作;溫德斯曾在小津去世20年後(1980年),前往日本尋找小津鏡頭下中所描繪東京,拍攝了《尋找小津》的紀錄片,只可惜徒勞未果。

展區「溫德斯的小津」攝影作品

展區「溫德斯的小津」攝影作品

展末擺放了用4臺底片機拍攝的相片

展末擺放了用4臺底片機拍攝的相片

拿著和溫德斯同款的Leica M6旁軸相機,到北海道的小樽,林予晞直覺地拍攝沿途所看到的街景,卻在回家沖洗照片時,意外發現小津安二郎鏡下的老東京。雖然是在小樽拍,照片卻讓她聯想到溫德斯和小津。黑白的相片裡,呈現宛如二戰後,從殘破中竄起的力量,靜謐平穩卻又展現出強烈的求生意志和盼望,「並非刻意為之,是隨興拍攝生活軌跡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地找到其中的連結。」

展覽的最末有張桌子,上頭擺放著4個檔案夾,分別是用4臺底片相機所拍攝的相片;就像林予晞在攝影小冊裡所寫的:「我注意到並且拍下的畫面,都是一些不會因為時代更迭而有明顯變化之物,大致上跟我在同一個頻率上,是有自己的時區的,可以隨我一起歸檔的事物。」聲稱自幼無法適應制定的時間規則,經常感到自己身在某時間差之中,拍照則幫助她消弭不適感。而身為女性,亦期許在強調平權的世代裡,透過影像創作,提供來自於女性的聲音與視角,開啟更多對話的可能與契機。


時區檔案:林予晞2018攝影個展

期間:即日起 至 12月30日 10:00~18:00(每週一二五六日 2-7:30PM )
地址:Onfoto 承德空間 (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90巷14號3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