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羅健宏、攝影—留榮鋒、演出照片—JUSTL!VE提供

「表演前我們都會調校器材,讓它在最好的狀態上臺,但它還是有機會壞掉。」留著一頭微亂捲髮,身穿水藍色工作制服,明和電機社長土佐信道像是預告一般,分享著演出常出現的突發狀況。果不其然,當晚在松山文創園區中村至男自選展的演出,機器又再度故障!

不過這回不是明和電機自行研發的樂器,而是控制所有器械運作的電腦主機。儘管當下不自覺地露出驚慌神情,土佐信道立刻調整演出內容同步修理。形容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中,生命力會被逼到最大限度,自嘲「越危機的狀況反而越開心,我應該是一個M吧!」

並非開發的樂器特別嬌貴,土佐信道強調,而是演出採取全自動化,中間只要出現任何情況,就會打亂表演。「最大的問題不是樂器本身怎麼修,而是要怎麼讓付錢買票入場的觀眾可以持續欣賞這場表演。」26年以來,就像當晚是在松菸的演出,土佐信道總用他一貫的喜感和臨場反應,換得臺下觀眾的笑聲及掌聲。演出的故障橋段甚至成為欣賞明和電機演出的固定期待,「我們的粉絲遇到狀況都還蠻High的,反而很完整的演出,樂器沒有壞掉,他們回去臉都有點不太開心。」土佐信道幽默地回道。

明和電機原由土佐信道(左)及土佐正道(右)組成,2001年,土佐正道以「定年退職」為由離開,由土佐信道肩負会社的營運。(照片及專輯封面擷取自 官網 )

明和電機原由土佐信道(左)及土佐正道(右)組成,2001年,土佐正道以「定年退職」為由離開,由土佐信道肩負会社的營運。(照片及專輯封面擷取自官網

1993年結成,土佐信道與哥哥土佐正道兩人,借用自家已結束營業工廠「明和電機」的名稱,報名了SONYMUSIC「アート・アーティスト・オーディション」大賽奪得冠軍。出道至今發行近20張影音作品,所有創作皆用自行研發的樂器。

好比運用100伏特電壓驅動馬達,按下按鈕就會自動敲擊尾翼兩側木魚的「パチモく」;氣球中的空氣會隨著電腦程式釋放出至鍵盤口琴,發出聲音的「ピアメカ」。明和電機用這些被歸類為超常識的「Nonsense Machine」樂器,在舞臺上演奏著自稱是搞砸音樂、對音樂人很失禮的作品,卻持續為歌迷開啟音樂的新視野。

明和電機用音樂創作為大家帶來歡笑,更進一步研發音樂玩具,讓一般人也有機會體驗其獨特的音樂魅力。土佐信道強調「高水準惡搞」是明和電機的工作原則,長銷商品電音蝌蚪琴「Otamatone」,外觀如蝌蚪般的可愛造型,手指輕觸滑軌,搭配嘴巴開口大小,竟然發出的是宛如喉音般的聲響。而這些惡搞甚至是俗氣的產品包裝、專輯封面,包含展覽的主視覺海報,全都是由平面設計師中村至男操刀。

這次因「中村至男自選展」受邀來臺演出的土佐信道,面對兩人27年來的合作關係與私底下的好交情,土佐信道開玩笑地說,我們兩個不是情侶,但是有這個傳聞存在。之所以能維持如此長久的合作,「我想是因為在創作發想時,彼此採取的步驟很接近!」土佐信道說,從一開始混亂的概念到慢慢梳理出脈絡。兩人會準備各自的A4素描本,以手繪方式畫下腦中的構想。像是設計Otamatone的包裝時還實際剪貼模擬。

因為目標是「高水準惡搞」,要是結果出現太過新潮的設計,彼此還會互相提醒「這個太厲害了,要讓它再俗氣一點。」不過面對總愛在設計中加入各種梗的中村至男,土佐信道坦言還是有搞不清楚的時候,逛著中村至男自選展明和電機的展區,他指著展場陳列的日本公演海報,笑說即便我跟他有這麼久的交情,「為什麼要用航空母艦當作演唱會的主視覺,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

000.jpg

今年3月份在秋葉原的ラジオデパート大樓開設了第一家實體店面,「秋葉原這個地方對我來說淵源非常地深。」有別於現在聯想到秋葉原,就會聯想到御宅、偶像這些關鍵字,他表示秋葉原過去是販售電器及機械零件的集散地,自己以前也曾在這裡組裝過映像管電視。「成立明和電機時,也常常到秋葉原找東西,那個時候會看到很多不知道做什麼用的JUNK。」而這些不知名的機械,就成了土佐信道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就像是延續秋葉原最初的精神,明和電機的店舖不只販售旗下產品,隔壁另設置了寄售自造者(Maker)的Radio Super空間和展場。「我發現最近有種時代倒流一圈,再回到源頭的感覺。」土佐信道一邊推測,或許大家對網路上的互動開始覺得厭煩,想要接觸實體、甚至是實際交流,「網路是個很好的資訊交流和發表平臺,但壞處是大家做的都是同樣的東西。」透過店舖、寄售空間、工作坊,將各式各樣對機械創作感興趣的人們聚集起來,土佐信道希望再現秋葉原過往豐沛的自造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