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13.jpg

後藤真希,這位曾被「早安少女組。」製作人淳君譽為「十年難得一見人材」的超級國民偶像,在出道 18 年後首度接受臺灣雜誌專訪。拍攝當天,《秋刀魚》團隊與後藤真希相約在所屬唱片公司艾迴音樂位於六本木的總部。拍照時,窗後正是陪伴她度過不同時期喜怒哀樂的東京鐵塔。1985 年出生於東京,同時在 13 歲以國民偶像團體「早安少女組。」中心成員身份出道,18 年來歷經單飛、移籍、喪母與結婚生子,在走過多次的人生低谷後,如今的她神采飛揚,言談中洋溢著為人母的幸福光環。這次,這位國民偶像將在臺灣讀者面前,暢談她一路走來從懵懂摸索到獨當一面的偶像之路。

img201.jpg

從 90 年代東京電視臺最具人氣的選秀節目「ASAYAN」中出道的後藤真希,回顧當時這個戲劇性的出道契機,她笑笑地說:「當時我只有 13 歲,因為很喜歡唱歌跳舞,加上綜藝節目『ASAYAN』在學校與同學間很有人氣,我就什麼都沒有多想的報名了「早安少女組。」三期成員的徵選。」而之後的發展就如同你我在電視節目中所見一般,她以優異的表現一路過關斬將通過5次選考,8月才從節目中脫穎而出的她,不到一個月便在日本推出出道單曲《戀愛機器》。1999 年 9 月 9 日發售的《戀愛機器》至今在日本共賣出 164 萬張,不僅是「早安少女組。」成軍以來的首張百萬單曲,同時更在當時創下卡拉 OK 榜史無前例蟬聯 17 週冠軍的輝煌紀錄。回首當年,後藤真希坦言由一個普通的中學生變身為國民偶像,這之間確實有過一段不算短的適應期。「我只是為了想當歌手才出道,但當時從來沒有想過成名後的人生會有 180 度的轉彎。其實在徵選會勝出後,因為很快地開始緊鑼密鼓的錄音、練舞還有拍照工作,所以最初並沒有成為歌手的實感。一直到《戀愛機器》發售前夕,我在原宿看到單曲的宣傳大看板,那種震撼至今我仍舊難以忘記。」而也就從那個瞬間開始,她的偶像之路便正式宣告啟程。

 10 週年紀念專輯《SWEET BLACK》

10 週年紀念專輯《SWEET BLACK》

回憶起當年在「早安少女組。」與所屬單位 Hello! Project 的團體生活,後藤真希的言談之間充滿了無限的感謝。「Hello! Project 其實就像一間女校一般,但它最大的特色在於成員之間的年齡跨度非常大。以我在籍的時候為例,最小有國小一年級的女生,最年長的同團成員中澤裕子則大了我 12 歲之多。在不同期的成員相處之上,我們雖然什麼事都能討論,但對於輩份與年功序列的關係卻很嚴格要求。」如同學校一般,這間「超級偶像培育中心」在後藤真希的演藝生涯初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啟蒙角色。「比方說,因為當時團體內有很多成員,而大家對於『表演』這件事的詮釋也各不相同,因此我們常在演唱會或是大型節目演出後互相討論,也在淺移默化之中我開始具備與他人溝通的能力,這對我在後期展開單飛生活後,能精準表達自己的意見給舞者或工作人員,這項能力的培養對我來說非常珍貴、也相當重要。」而這些日常生活的點滴也悄悄地轉化成養分,讓她開始準備踏入藝能生涯的下一階段。 

2008 年是後藤真希藝能生涯中的第一個轉捩點,她從原本 Hello! Project 所屬的母公司 UFA 移籍至眾星雲集的艾迴音樂,這次的移籍被日本藝能界視為她從偶像蛻變為真正歌手的重要里程碑。在隔年發售的出道10週年紀念專輯《SWEET BLACK》中,後藤真希一手包辦5首歌詞創作,對她來說能夠參與更多音樂面向的事務,無疑是讓自己的歌手身份表現地更加完整。 「唱歌一直以來都是最能夠自我表現的地方,同時以唱歌為延伸的事情包含跳舞、寫詞與創作都讓我覺得很有滿足感,而且駕輕就熟。雖然在 Hello! Project 時代也曾經嘗試過演員等不同身份的工作,但唯有歌手的身份能夠讓我覺得是在百分之百的做自己,我還是很懷念舞臺上的我,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還是可以再次拿起麥克風,唱我想唱的歌、給喜歡我的人聽。」如此喜愛唱歌的她,卻因為 2010 年母親突然驟逝的意外,打亂她原本規律的工作節奏。喪母後,她雖打起精神連續發行包含《ONE》在內等3張叫好叫座的原創迷你專輯,但此時後藤真希的心中卻開始重新思考起自己身為「人」的存在價值與意義。2011 年 6 月,後藤真希宣佈無限期休止藝能活動。「那個時候真的覺得對於人生非常迷惘,對照起現在充實的自己,其實如果可以,我好想回頭告訴當時的我,不要放棄追求人生,堅持下去夢想是會成真的。」

 移籍艾迴後以個人名義發行的首張專輯《ONE》

移籍艾迴後以個人名義發行的首張專輯《ONE》

2年半後,她與過往「早安少女組。」的團員齊聚當年製作「ASAYAN」的東京電視臺,出演夏季特別節目「東京音樂祭」, 後藤真希再次以完美的姿態回到了大眾眼前。一個月後,她在部落格上閃電宣佈婚訊,並接連在3年內與先生有了2個愛的結晶。前半生如同電影般波瀾萬丈的她,人生終於在走入家庭後進入了圓滿期。成為媽媽偶像的她不僅發行料理本大賣,同時也將觸角延伸至時尚產業,與許多時尚品牌合作聯名企劃並獲得極大迴響。2017 年她更以模特兒之姿,重登日本潮流盛典「Tokyo Girls Collection」的舞臺。對於現在的身份與事業版圖,後藤真希似乎比起偶像時代更清楚明白地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麼。

「我其實很滿意目前自己的生活,如果把現在的人生比重以圖表做區分,那我現在大概是家庭 60%,工作與興趣 40%,簡單來說就是所有事情家庭優先。」但即便以育兒為重心,她對於數位社群的操作策略卻格外地有見地,目前後藤真希主要以經營日本藝能人愛用的 Ameba 部落格與 Instagram 兩個平臺為主,同時對於這兩個平臺設定不同的溝通對象。「Ameba 上面的我是以主婦身份分享一些料理心得與家庭趣事,Instagram 的部份則是作為一個喜歡時尚的女生所關注的流行話題,所以想獲得不同資訊、了解不同面向的讀者,可以自由選擇關注的平臺。」身為一個從中學時代便踏入藝能界的偶像歌手,到現今能夠清楚思考生活與工作的比重與邏輯,後藤真希認為一切的改變來自於小孩的誕生。「我能夠很明確地感受到自己的改變,是在成為了母親之後,我像是重新出生一般,變得很會安排時間,並且有計劃地去做想做的事。現在仔細思考其中原因,其實正是因為自己有了想守護的人,不想讓他們受傷、想讓他們得到最好的照顧,而這些付出即便辛苦卻也甘之如飴。」後藤真希如是說。

img212.jpg

採訪尾聲,閒聊時後藤真希提到過去在 Hello! Project 時代曾陸續前往韓國與中國宣傳,但卻總是和臺灣緣鏗一面。「我知道在臺灣有很多支持我的粉絲,在一個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有一群人喜歡且默默關心妳,甚至長達10年以上,這種感覺除了興奮外,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的感謝。」後藤真希與我們約定,只要有任何可能,她都不會放棄來臺灣和大家見面的機會。舞臺上曾是同世代少女最憧憬的存在,卻在回歸平淡生活後找到了屬於她的完整幸福,在當年千葉幕張最終場演唱會「G-Emotion FINAL」中與歌迷淚別的她,不管未來是否會再重拾歌手身份回歸舞臺,她都永遠會是萬千少年心中那不可磨滅的青春印記。

撰文—Shawn Chang
攝影—Ryuta Seki
翻譯協力—Rin Kishimoto
特別感謝—Hsin Yun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