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yuta Seki

© Ryuta Seki

《明星》前一頁的臺灣風景

6月剛結束臺灣「明星__川島小鳥写真展」的川島小鳥,2015年正以《写真集明星》獲得木村伊兵衛攝影獎,這本以臺灣為主的攝影集,在日本和臺灣都受到極高的評價,甚至在攝影展當中處處可見臺灣蹤跡,無論是大同電鍋、紅色塑膠袋的辦桌、或是臺灣人熟悉的鄉土劇畫面。但早在2011年起,川島小鳥早就帶著相機默默關注臺灣這片土地,用來自對臺灣感到新鮮的日本人眼睛,觀察我們看似熟悉的日常。甚至在完成《写真集明星》前,走訪偏遠山區,拍攝最純真原始的笑容,以及被大人世界所遺忘的生命美好,出版了《明星》、《おやすみ神たち》(晚安,諸神)兩本令人驚艷的攝影作品。川島小鳥在臺拍攝此兩本攝影集之際,由設計發浪擔任臺南「地陪」,伴隨小鳥進行長達3個月的拍攝,特別找來當時的兩位面對面談談,在《写真集明星》前,早已透露出臺灣溫度的攝影觀點,如何吸引臺日目光,透過充滿溫度的照片講述最動人的故事。

如同攝影集中的男孩主角的哥哥易政在作業簿上所寫下:

「宇宙是一個萬花筒,轉動著成千上萬的星星。」

透過攝影,我們回到了宇宙的起點,看見人與人間最純真的樣貌。

© Ryuta Seki

© Ryuta Seki

設計浪人

長期經營臺灣與日本的交流平臺「設計發浪 designsurfing」,橫跨設計合作、專欄評論、 展覽演講、品牌經紀、專利諮詢等面向,期待能創造一條通道,將在臺灣與日本各自正在發生設計的點串連,形成台灣與日本新一代的設計浪潮。

川島小鳥

1980年生於東京都,早稻田大學文學部法文科畢業。2007年起出版攝影集,以《未来ちゃん》成為眾所矚目的新銳攝影師。2015年以臺灣為題材的《明星》寫真集,獲第40屆「木村伊兵衛写真賞」,耗時三年、7萬張底片完成的作品,展現對臺灣滿腔熱愛

 

© Ryuta Seki

© Ryuta Seki

秋刀魚:川島小鳥喜愛臺灣的原因?到臺灣後覺得最能讓人放鬆的地方是?

小鳥:剛來臺灣時覺得臺灣人很熱情,大而化之,工作室有很多休息時間(偷懶)。 最能放鬆的應該就是台南。因為去蠻多次,臺南生活比較悠閑,街上有很多有趣有的咖啡店、商店,尤其住在那邊的人也很有趣。對了!對沾番茄的醬料印象很深、食物雖比較甜但非常好吃又便宜。

秋刀魚:設計浪人本身也是臺南出身的,對臺南有什麼特別的印象呢?

浪人:我自己對臺南的印象就是廟很多,每個禮拜都要慶祝神明生日。很習慣每個週末都會在某個街區有慶祝的活動,但不管如何一定會有酬神的節目。還有騎車很方便,因為臺南有「獨特」的兩段式左轉。可能是民情不同,大家都很自在。而且我覺得臺南有很特別的打招呼方式,一般打招呼都是問好,臺南都不是問好不好,一定會問「呷飽沒」,很容易找人「吃飯」。

© Ryuta Seki

© Ryuta Seki

秋刀魚:請問兩位對《明星》和《晚安,諸神》的拍攝內容的感受為為何?

小鳥:《明星》和《晚安,諸神》雖然都是以臺灣做為背景,但一個像月亮,一個像太陽般,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作品。不同作品也有不同的感受。《晚安,諸神》是個很平靜的世界,因為自己參與的部分非常多,也了解背後的故事,第一眼看到完成的作品時 感動的幾乎要掉淚。 相較之下,《明星》比較活潑、快樂,是非常屬於臺灣的意象。

浪人:《晚安,諸神》和小鳥以往的作品風格差很多,以前的作品搭配的文字比較活潑、明快、有趣、熱情。但《晚安,諸神》的色調比較安定、平和,所以男主角耀源就像是這本書裡的妖精或是天使一般,突然跑到這裡玩一玩、看一看,有點一個人旅行的味道,反而不是很歡樂、開心的感覺。《明星》就是回歸到小鳥原本的風格。

© Ryuta Seki

© Ryuta Seki

秋刀魚:為什麼川島小鳥當初會想拍攝《明星》《晚安,諸神》這樣以臺灣為主角的攝影集?

小鳥:當時跟詩人谷川俊太郎合作聊天時,他認為世界上所有事物,包含樹木、石頭都有靈魂,這剛好也是我創作的發想,因此在構想攝影集時,認為「如果有個人物可以成為主角的話就更完美了!」結果就想起了當初在臺南拍攝時的小學生耀源。

浪人:就我從旁協助拍攝過程了解,這兩個計畫並不是當時設想好的,《明星》算是有意識的拍攝,但《晚安,諸神》是拍完後谷川俊太郎出版社提的企劃。一開始覺得小鳥的攝影方式很有趣,他不喜歡做「調整類」的事,例如先安排好畫面、取景,或是調整拍攝角度等等,可是小鳥每次都是說「我要拍囉。」然後就完成了攝影。當時小鳥中文沒這麼好,所以並不特別和拍攝中的小朋友說要擺什麼姿勢或表情,都很直接捕捉畫面。當時我還很擔心「這樣拍攝真的可以嗎?」雖然很玄,但小鳥真的都是用眼神、心靈,還有靈魂在溝通。說真的,我並沒有翻譯到太多東西,反而是小鳥和小朋友們玩在一起。

完整內容敬請翻閱《秋刀魚》2015年7月號特輯「銀座線咖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