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攝影—翁浩原

Choi Jeonghwa, Fruit Tree, 2015

Choi Jeonghwa, Fruit Tree, 2015

京都的古樸和歷史不需要過多的筆墨註解,但前衛的當代藝術如何介入這座古城呢?繼橫濱、新瀉、奈良後,亞洲迴廊當代藝術展(Culture City of East Asia 2017 Kyoto Asia Corridor Contemporary Art Exhibition)這一次來到京都,讓不同時期的歷史場域成為當代藝術的展演場地,像是象徵日本幕府文化極致京都二條城(Nijo Castle)和象徵日本現代化,有著和洋建築語彙,從前是小學校的京都藝術中心(Kyoto Art Centre),讓這個當代藝術展更加的值得探訪。

京都藝術中心

京都藝術中心

重要文化財 – 二條城

重要文化財 – 二條城

這一次的展覽共有25名藝術家,橫跨中日韓,為了強調和京都本身的連結,有近8成的藝術家都是出身或是生活在京都的藝術家,即使不是出身當地的藝術家,也嘗試使用當地的材料和民眾合作,讓藝術創作更能貼近城市的發展脈絡。大家熟知的中國藝術家蔡國強(Cai Guo-Qiang),延續著去年在奈良的作品,將原本在湖畔的木船轉換成為承裝5棵赤松的一株盆栽,停靠在巨大的岩石上,就像是日本庭園裡頭的枯山水一樣。

Cai Guo-Qiang, Bonsai Ship: Project for Kyoto Culture City of East Asia 2017,2017

Cai Guo-Qiang, Bonsai Ship: Project for Kyoto Culture City of East Asia 2017,2017

擅長使用日常生活物件作為創作的材料的韓國藝術家崔正化(Choi Jeonghwa)的作品散佈在二條城的許多角落,像是在庭院的巨型水果充氣氣球雕塑、臺所(Daidikoro Kitchen)裡頭的蘿蔔等,這些尋常的物件經過放大後,產生了特殊的衝突和幽默感,還有用各式各樣塑膠和玻璃用品堆疊的裝置燈飾都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和當地居民通力合作將幾百個傳統韓國製作泡菜籃子堆疊的巨型雕塑,紅綠間隙,增添了日式庭院的超現實感。

台所一景

台所一景

Choi Jeonghwa, Air Air, 2017

Choi Jeonghwa, Air Air, 2017

也因為二條城獨特的環境氛圍,藝術家的創作能夠帶來更全面性的感受,也能夠更近一步的了解二條城的歷史。谷澤紗和子(Tanizawa Sawako)的陶作就座落在二條城燒炭的地爐裡頭,對照著屋頂的煙囪,可以想像從前的廚房的規模之大。

Tanizawa Sawako, Void, 2017

Tanizawa Sawako, Void, 2017

另外一位日本藝術家久門剛史(Hisakado Tsuyoshi)則是使用城堡東南的監視塔。擅長創作機械裝置的他,在裡頭創造了18個燈光的機器裝置,隨著訪客的多寡,改變光源的大小,並發出不同的音量,而塔樓的上半部則是有陰影的投影裝置,讓置身在光源昏暗的塔中,感受從前燭光易受風吹的氛圍。

Hisakado Tsuyoshi, Gale, 2017

Hisakado Tsuyoshi, Gale, 2017

相較於二條城和環境之間的探索與體驗外,京都藝術中心的展覽呈現更為深刻的思考。韓國藝術家 Oh Inhwan用著有標語的粉紅膠帶佈滿天花板和些許的牆面,被引導進入空間的某些地方,卻不知道已經被監視系統給捕捉,但仔細的在裡頭遊走,會發現某些地方是監視系統無法捕捉的地方,如同盲點一般,而一旁的電視正在播放訪談軍人討論著個人空間,企圖我們對於有形、無形的空間不同的感受和定義。

Oh Inhwan, Looking Out for Blind Spots, 2014-present

Oh Inhwan, Looking Out for Blind Spots, 2014-present

除了年輕的藝術家外,資歷豐厚的藝術家也沒缺席,展現時間給予他們生命的厚度。居住在京都的藝術家中原浩大(Nakahara Kodai)展出一系列從孩童時期,一路到高中的學校美術作品,走過一間又一間的教室,從藝術家的作品可以一窺當時的社會風氣。

Nakahara Kodai, Educational - Installation of works from around 1963-1977, 2016, 2017

Nakahara Kodai, Educational - Installation of works from around 1963-1977, 2016, 2017

Nakahara Kodai, Educational - Installation of works from around 1963-1977, 2016, 2017

Nakahara Kodai, Educational - Installation of works from around 1963-1977, 2016, 2017

另外一位重量級的藝術家則是堀尾貞治(Horio Sadaharu),則是利用學校的迴廊和階梯,將他生活中的每一個瞬間給剪貼和拼貼下來,讓身邊的各種媒介,任何撿拾到的東西,都能有自己獨特意義美感的存在,到時還會跟現場藝術集團「空氣」進行現在的表演。

Horio Sadaharu+On-Site Art Squad KUKI Atarimae-no-koto-Paint placement and so on, 2017

Horio Sadaharu+On-Site Art Squad KUKI Atarimae-no-koto-Paint placement and so on, 2017

Horio Sadaharu+On-Site Art Squad KUKI Atarimae-no-koto-Paint placement and so on, 2017

Horio Sadaharu+On-Site Art Squad KUKI Atarimae-no-koto-Paint placement and so on, 2017

在走過一間又的教室,爬過一階又一階的樓梯後,在藝術中心的頂樓竟然有一間傳統的日本茶室,尤其是在外觀洋味十足的小學校裏頭,更令人驚訝。不過,有所期待帶來的反差,更勝於此,在這裡你會發現,沒有葉片的電風扇、被挖空的桌子、倒下的鏡子、沒有鈴鐺的風鈴等,都是藝術家今村源(Imamura Hajime)挑戰人們對於既定事務的感受,才發現原來自己看不到或是感受到的東西,不是那麼理直氣壯的。

Imamura Hajime, In a way that a thing does not have, 2017

Imamura Hajime, In a way that a thing does not have, 2017

無論是從討論內心深層思考,有著洋氣外表和風內心的京都藝術中心,或是到古色古香將空間作為作品一部分的二條城展區,可以一次看見藝術在傳統形式中的展現和作為城市的一部分。讓古典優雅的京都,也有當代的新思維,讓人一再前往,體會不同滋味。


展覽:亞洲迴廊當代藝術展
時間: 8月19日(六)~10月15日(日)
地點:日本京都二條城、京都藝術中心
網址:http://asiacorridor.org/
票價:1200日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