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節相連的車廂中,總是裝載著人們盼望的心情。下班的尖峰時刻,手拉吊環、戴著耳機,正細細咀嚼文庫本的上班族;提著野餐籃與露營器具,興奮地嘰嘰喳喳的三兩好友;孩子們盡全力地伸長脖子,期待看見玻璃窗格外更加廣大的世界。行駛中的電車劃破了高樓大廈,穿進潺潺河畔旁、颯颯樹林間,引導著日常的去路與歸途,帶領人們前往比心之所嚮還要遼闊的遠方。

起駛於1912年的西武鐵道,百年來緊緊環扣著東京都與埼玉縣,彷彿漣漪般向外延伸的軌道網絡,日復一日灌溉著名為「生活」的這片土地。不僅守護著貨運流通的順暢、居民通勤的安全,更實現了旅人對於未知地域的渴望。

這回《秋刀魚》以西武鐵道線上的「池袋」與「西武新宿」兩站為開端,帶著趣味之心,將眼花繚亂的鐵道路線圖化身成跳格子的大富翁地圖,在抵達終點站「西武秩父」與「本川越」之前,隨心所欲地走走停停,將身體浸泡於溫潤的溫泉水池內,用豐富的藝術流動洗滌心靈;散步至當地人才知曉的公園,為旅途增添在地光景;為了一年一度如同祭典般大肆喧騰的朵朵花苞而感到富足。

走進悄然開啟的車門內,聽著鐵軌與列車的碰撞聲響,心情也跟著輕快起來,彷彿裝上一對翅膀,在奔馳的列車旁一同翱翔。或許因為人們無法擁有任意門的來去自如,才能更加享受路程中的殷殷期盼。將嚮往的畫面展立為現實,這份鼓動之情,正吸引著旅人義無反顧的啟程。


西武鐵道路線圖

西武鐵道路線圖

沿線涵蓋著文化、美食、花季、溫泉的豐沛,恰到好處平衡著期待探訪觀光景點與渴望融入在地畫面的旅人之心。手持西武道周遊券,奔馳在高樓大廈與鄉村小路間,來場充實的東京近郊鐵道旅行。


テルメ小川

從新宿出發約45分鐘的車程,抵達小川站後略帶生澀的搭上每半小時準時發車的在地巴士,留心觀察前位乘客動作,依樣畫葫蘆地將零錢投入司機身旁的箱盒,再口頭告知預計下車的站牌名稱,準備前往東京罕見以歐風為主軸的「テルメ小川」。即將邁入第十七年的テルメ小川就如同溫泉樂園般,在櫃檯領取感應手環後,館內的任何消費,乃至置物櫃的上鎖都只需輕輕「逼-」地一聲即可完成。走入溫泉區,各式泉質及主打不同效能的浴池安分守己地排列在寬敞的浴場內,以促進血液循環的細小氣泡為特色、每逢週二還會添加新鮮玫瑰的碳酸泉浴池;從地底1600公尺處湧出的琥珀色泉水則可以改善肌肉痠痛、舒緩疲勞,譽有「美肌湯」之稱的天然溫泉;推開通往戶外的大門,羅馬樣式的露天風呂正與毫無遮掩的天空相互較勁。

テルメ(terume)在古羅馬時代即帶有「公眾浴場」的含義,因此テルメ小川整體建築及溫泉設施均由歐洲風格打造。除了以古羅馬廣場為設計概念的女湯露天風呂外,還引進古羅馬式的低溫香草蒸氣室。在復古藍色空間內,被每月更換一次的香草氣味與蒸氣包圍,不僅是筋骨的放鬆,更能軟化平日疏於看顧的心靈。

テルメ(terume)在古羅馬時代即帶有「公眾浴場」的含義,因此テルメ小川整體建築及溫泉設施均由歐洲風格打造。除了以古羅馬廣場為設計概念的女湯露天風呂外,還引進古羅馬式的低溫香草蒸氣室。在復古藍色空間內,被每月更換一次的香草氣味與蒸氣包圍,不僅是筋骨的放鬆,更能軟化平日疏於看顧的心靈。

TYJ_2255.jpg

從溫泉內起身,點上一杯內行人才知曉的「超達人店」啤酒。テルメ小川是經由啤酒大廠SUNTORY認證,從啤酒的生產管線、承裝容器到灌注方式都必須接受特別研習才能獲得的殊榮認可。趁著身子還暖和之際,大口飲盡啤酒花香與泡沫的綿密,不經意吐出的嘆息即是對テルメ小川「最高」的讚美。


所澤航空紀念公園

彷彿為東京人的後花園、面積堪比39座東京巨蛋的國營昭和記念公園則座落於貓返神社徒步10分鐘的路程上,一年四季多達25品項的花種熱鬧綻開,象徵粉嫩春天的油菜花宣言;夏日爽朗熱情的花火大會;在揮灑金黃的銀杏隧道及楓葉透紅的日式庭園中感受禪意的秋季;點點閃耀光輝覆上萬物蟄伏的冬日限定點燈;或是驅車前往以「航空」為主題打造的所澤航空紀念公園,春季更搖身一變為市民的賞櫻名所,在廣闊的藍天下與百顆櫻花一同野餐,心情也跟著舒暢起來。即使無法親自駕駛衝破天際的飛機,也能選擇搭乘熱氣球裊裊上升。每年3月至12月間、一個月一回的熱氣球搭乘會緩緩地將天空拉近成觸手可及的距離,張開雙手擁抱雲朵與空氣的輕拂。


川越大師 喜多院、川越一番街商店街、頑者本店、菓子屋横丁、冰川神社

喜多院

喜多院

冰川神社

冰川神社

乘著列車一路來到位於埼玉縣的本川越站,走一趟千年歷史的喜多院與冰川神社,細心留意喜多院表情豐富的五百羅漢;為了命定之人而虔誠於冰川神社前合掌祈禱;散步於江戶時代留存至今的川越一番街商店街,兩側綿延的古老蔵造建築正是守護小江戶往日風情的主要功臣。而目光不禁被路旁四溢香氣所吸引,以薯芋為食材延伸出的散步小吃層出不窮,正好適合邊走邊吃的一口大小,加上平易近人的銅板定價,讓人情不自禁流連各家攤販前;明治初期因為關東大地震而成為零食製造供給地的菓子屋横丁,從懷舊的木造建築中傳遞你我共有的兒時回憶。

菓子屋横丁

菓子屋横丁

位於車站附近的頑者沾麵則是在地行家的口袋名單,尚未走到店門前,倒先用鼻子品嚐了鰹魚的馥郁。每日開店前隨即拉起長長人龍,僅僅12席吧臺座位,頑者總是讓客人團體入店,等待全部人都吃完離去後,才開放下一批的12人進來用餐。

TYJ_2922.jpg

「因為我們的麵體較粗,如果分開煮會花上許久時間,所以一次集合大家、一次煮完麵條,避免客人等候太久。」店主大橋英貴帶著堅持的職人神情說道。而這碗沾附魚介湯汁、使人忘卻細嚼慢嚥只管低頭簌簌入口的沾麵,正是屬於川越的在地滋味。原來川越不只輝映著昔日城下町風采,更能從千年的文化痕跡步步跨越至飄溢的嶄新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