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攝影—趙卉加

距離上次微住,再次踏上福井的土地已經是2年後的事了。如果要說這中間我有什麼改變,那就是每當別人問起我在日本最喜歡哪個城市時,我總會把話題帶到福井,甚至擅自決定福井是我在日本的故鄉。(笑)

「微住」,是《LIP》雜誌編輯長田中佑典發想的詞彙。不是旅行、不是觀光,而是選擇稍「微住」一下。我時常在想,到底要待多久才算微住呢?微住聽起來似乎得代表你會比一般觀光客更深入熟悉這個地方,那麼一個禮拜夠嗎?還是必須以月起跳呢?我常這樣胡思亂想著微住的定義。這次與福井的第二次相遇,我終於有了答案。

©qdymag

多虧了台灣與福井共同製作《青花魚》這本書的緣分,開啟了一種友好、非官方、有點Mix的台日交流。許多福井當地人看了《青花魚》後大吃一驚:原來福井還有這樣的故事啊、原來我習以為常的地方這麼有趣啊!我身邊的福井朋友還買了好幾本書說要送給爸媽和朋友看呢。因為台灣人全新的切入點,讓福井人對台灣留下許多好印象,反過來更加好奇台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像這次透過田中佑典回到福井市東鄉地區舉辦「台中微住」的分享會,福井當地人就自主發起了許多能感受台灣味的活動。當天現場不只有福井人來台灣旅遊時挖寶到的台灣雜貨,還賣起滷肉飯、黑糖珍珠奶茶、湯圓、台灣啤酒與牛扎糖等台灣小吃,造成不小的轟動。看著大家排起長長人龍、萬里晴空下人手一碗滷肉飯,竟讓我有點感動。

而叫我最感驚奇的是有些福井人甚至沒來過台灣,卻自己上網找食譜,一邊想像著台灣會是什麼味道,再添加當地特色的創意,完成意想不到的混搭料理。現場進行了電鍋饅頭Workshop,麵團裡加了福井大野產的黃蘿蔔,用大同電鍋蒸過後的饅頭夾著五彩繽紛的新鮮蔬菜,再沾上越前東鄉特有的味增,便完成一道全新的饅頭料理。

大家一定想不到在日本那麼偏遠的地方竟有著這麼特別的小小台灣。就像福井人對台灣視角的福井物語大感驚奇,這種用福井視角詮釋的台灣味,既不台灣、也不福井,讓我覺得好有趣,這也是微住過後最出乎意料的美好收穫了。

至於大野和越前東鄉是什麼樣的地方?請務必翻開《青花魚》仔細閱讀!

至於大野和越前東鄉是什麼樣的地方?請務必翻開《青花魚》仔細閱讀!

微住本身就不是去去就走的觀光行為。這段期間裡,喜歡的店可以一去再去、寧願窩在一處和當地人聊一下午勝過多跑幾個景點。第二次來到福井,在街上遇到熟悉面孔、回去之前常拜訪的店家,常常有「我回來了!」「歡迎回來!」「之前謝謝你照顧啊」這樣的對話,這時我才真正感受到我與福井這塊土地的羈絆。

©qdymag

以前我在旅遊時,即使和當地居民或在當地認識的朋友聊得再起勁,也不喜歡在道別時說句「再見」。我總消極的認為「反正也不會再見面了⋯⋯」就像輕易許下無法實現的諾言,很讓我感到彆扭。

©qdymag

而透過微住,每天過著和當地人一樣的生活頻率,大清早起床、首先好好吃頓早餐、在附近走走晃晃,或是到遠一點的地方旅行觀光,晚上大家再聚在一起喝酒閒聊。小鄉村的生活總是真誠,彷彿對他們來說,認真面對眼前的每一天就是對土地的尊重表現。這也讓我開始自省至今以來生活,我是否在庸庸碌碌中忽略了某些最重要的小事呢?


更多福井微住體驗觀察,敬請參閱《青花魚